连同唐纳治开始了他们打酱油的光辉岁月

- 编辑:admin -

连同唐纳治开始了他们打酱油的光辉岁月

三个人身上原本的细小伤痕全部在顷刻之间被治愈,如果除去残破的衣服不看,这四个人俨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这次多亏你了。”齐夏含笑拍了拍沈炎萧的小脑袋,随即他抬起头,看着之前滚落下来的斜坡,星眸之中的笑意系数褪去,一抹寒光随之浮现。
 
    “是时候和那群家伙算笔账了。”
 
    “说的是!”杨昔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将唐纳治拿着的盾牌和剑拿回手中。
 
    严雨微微一笑,放出一个轻盈祝福在众人身上,沈炎萧立刻觉得自己的身体轻了许多,第一次接受牧师的祝福,沈炎萧很想要蹦跶蹦跶看看效果,可是还没等她蹦起来,一只手臂便环在了她的腰间,轻轻的将她抱了起来。
 
    齐夏抱着沈炎萧,对她微微一笑,随即脚下一蹬,朝着斜坡冲了上去!
 
    他们这队本来就是临时拼凑的,实力一般,就算跟别的队伍碰面,也不一定打得赢,现在这样大好的机会放在眼前,他们怎么能不动心?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那地上最少也有二十枚徽章,我们要是运气好每个人都能拿到五枚,保不准靠这五枚我们就能脱离赤班和黄班,没准还能进入绿班和青班。”另外一名弓手也起了歹心。
 
    剩下的牧师和药剂师也犹豫了,他们这五个人的水平都不高,他们两在各自的分院也没混到好班,谁也不想继续当吊车尾。
 
    “好吧,但是万一有什么问题,我们立刻就逃啊。”牧师谨慎的开口。
 
    “你放心吧,我估计他们昨晚也是经历过苦战,现在都没什么力气了,你看那四个人身上的衣服都破烂成什么样了,就算你现在在他们耳边大喊大叫,只怕他们也不会听到。”剑士觉得牧师未免也太胆小了些,随即同弓手和骑士交代了几句,自己先一步走向了坐在草地上的沈炎萧。
 
    沈炎萧歪着脑袋,看着明显来着不删的猥琐剑士。
 
    剑士走到沈炎萧身边,提起手中的剑指着沈炎萧,凶狠道:“小鬼,你老实点别乱出声,否则我可对你不客气,你敢发出一丁点声音,我的朋友就会射穿你的脑袋。”
 
    沈炎萧无语的看着比土匪还像土匪的剑士,随后便看到在不远处一名弓手正拉开长弓对着她。
 
    这群人到底是学生还是强盗啊!
 
 
 
 
 
    剑士看沈炎萧没什么反应,以为是对方胆子太小,已经被自己吓到,心情立刻大好。
 
    “把地上的徽章都交出来。”剑士哼哼道。
 
    沈炎萧挑了挑眉,看来这群人是打算不劳而获。
 
    不过……
 
    居然敢打她东西的注意,他们这是已经做好了自寻死路的打算?
 
    “最讨厌你们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抢匪了。”沈炎萧看着剑士贪婪的眼睛,考虑着怎么让这群不知死活的白痴后悔莫及。
 
    “你说什么!”剑士没想到这个小鬼居然敢骂自己,脸色立刻就阴沉下来了。
 
    不过是个小小的药剂师,居然敢跟他这么说话!
 
    剑士手腕一转,手中的长剑立刻朝着沈炎萧的脖子划过,眨眼之间削下了沈炎萧的一缕青丝。
 
    “小鬼,我劝你最好老实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剑士得意的看着动都没动过分毫的沈炎萧,以为她这是吓傻了。
 
    果然,药剂师分院的学生都是一群胆小如鼠的草包,他不过吓唬吓唬她,这小子就愣住了。
 
    沈炎萧瞄了一眼地上那一缕青丝,眉头微微皱起。
 
    难道没有人告诉过这蠢货,女人的头发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吗!
 
    很好,他已经去死的充分理由了。
 
    剑士丝毫不知自己的死期将至,他反而转过头去,朝着同伴们露出一个得意十足的表情,而就因为他这一瞬间的转身,以至于他完全没有看到沈炎萧那双纤细的小手,已经以极快的速度解印。
 
    剑士刚想要回头继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可是下一秒他却仿佛被一块巨大的岩石狠狠砸中,整个人在毫无反应之时,扑通一声四肢大敞的被拍在了地上。
 
    一股无形的力量仿佛正在在他全身,他整个人死死的贴着草地,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贴着地面的双手不要说握剑了,就连手指都不能动一下。
 
    浑身的力气如同在瞬间被抽干了,剑士的脑袋里响起了一阵阵嗡嗡的声音,而他的视线也变得一片模糊,他只能隐隐的看到那个坐在他面前的小药剂师,嘴角扬起了一抹阴险的笑意。
 
    他完全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体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转眼之间,他就完全不能动了?
 
    沈炎萧已经了解了制幻的效果,如今一记虚脱套在剑士身上,更是让她觉得万分完美,看这名剑士的实力,只怕也不可能高出她五级,虚脱带来的效果可是说是被发挥到了极致,不但完全压制了对方的行动,更是直接将那剑士变成了一滩烂泥。
 
    有人自动送上门来给她锻炼咒术,她又怎好意思推辞呢?
 
    站在远处的几个人,看着自己的队友突然间不知怎地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几个人立刻没了主意。
 
    “他这是怎么回事?”弓手握着手里的弓箭,转头问向其他队友,剑士的情况太诡异了,刚才还得瑟无比,怎么一转眼,居然整个人趴在地上了?
 
    “不清楚,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骑士有些犹豫,刚才那一幕发生的太突然,在那之前他们根本没有发现任
 
    那四个人明明还躺在地上睡的昏天暗地,剑士身边只有那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小药剂师,而且他们刚才一直看着对方,那个小药剂师分明是安安稳稳的坐在地上,除了因为紧张一直在搓手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攻击的举动。
 
    “该不会是那家伙有什么羊癫疯之类的病吧?”犹豫离得距离有些远,所以四个人根本就没有发现沈炎萧手上的动作究竟是什么,再加上剑士挡去了沈炎萧一部分的身子,所以这群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正在刁难的这名小药剂师,会是那令人闻之色变的高级术士!
 
    没错,已经学会五级组合咒术的沈炎萧已经到达了高级术士的水平,只不过犹豫身边没有任何对术士了解的人为她解答,以至于沈炎萧到现在也只以为自己刚刚才进入术士的门槛。
 
    指不定心里还觉得自己是个术士学徒什么的。
 
    四个少年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只以为是那名剑士自己身上有什么突发病症之类的。
 
    倒是队里的牧师,被几个人轰过去查看剑士的情况,弓手则继续端着弓箭对着沈炎萧,防止沈炎萧喊醒其他队友。
 
    牧师握着手里的法杖,慢吞吞的走到剑士的身边,他谨慎的看了一眼笑眯眯的沈炎萧,完全没有发现这名小鬼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情况。对方看起来不过是个十三岁左右的小家伙,还是个药剂师,根本没有任何攻击力,看她的年纪估摸着也是个新生,还没有正式开始药剂师之路,也绝对不可能炼制出什么可怕的药剂防身。
 
    牧师见沈炎萧没有半点威胁力,当即蹲下身子查看剑士的情况。
 
    这一看,却让他震惊不已。
 
    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剑士,已经陷入了轻度的昏迷之中,双眼翻白,嘴角还渗出一些白沫。
 
    可是,还没等牧师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一股巨大的压力,立刻在他身上蔓延开来。
 
    只听到扑通一声,继剑士之后,这名倒霉的牧师也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而且比剑士更惨的是,他整张脸都被埋在了草地里。
 
    远处的另外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名牧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好端端走过去的两个人,瞬间就齐刷刷的趴在了地上?而他们根本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糟糕,该不是那里躺着的四个人根本就是在装睡引我们过去的吧?没准他们在地上做了什么魔法陷阱,故意要用徽章把人骗过去。”药剂师分院的学生已经被眼前这莫名其妙的情况弄的浑身冷汗,他原本胆子就不大,面对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更是觉得脊背发凉。
 
    而他的话,也引起了其他两人的共鸣。
 
    现在想想看,这青天白日下,草地上就这么大刺刺的躺着一队的人不说,还只留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药剂师看守,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将那名多的徽章拜访了出来,这分明就是个骗局啊!!
 
 第163章 恶搞了(3)
 
    三个人越想越害怕,最终确定这绝逼是个请君入瓮的陷阱,三个人也顾不得自己那两个摊到在地的队友了,直接调头就跑,深怕躺在地上的那四个人突然跳起来抓他们。
 
    沈炎萧莫名其妙的看着远处的那三名学生一路狂奔的背影,郁闷的摸了摸鼻头。
 
    这就走了?
 
    她还准备多弄几枚徽章来着。
 
    她很确定自己结印的时候做的很隐秘,对方绝对不会发现眼前倒下的这两个人是自己动的手脚,可是…
 
    他们怎么就这么跑了!!
 
    平白跑了三枚徽章,沈炎萧单手支着下巴,从地上捡了根树枝狠狠的戳了戳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剑士。
 
    “让你打劫小爷。”
 
    “让你得瑟。”
 
    “让你不知好歹。”
 
    “让你给强盗丢脸。”
 
    树枝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戳在剑士的脸上,剑士原本就十分难看的脸上直接被戳出一个个的红点。
 
    沈炎萧吐了口气,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个倒霉蛋,眼底突然闪过了一抹恶劣十足的笑意,她立刻朝着那名昏厥过去的牧师施展了一击制幻,随即撤去了两人身上的虚脱,只在剑士身上下了一枚可以限制他行动的迟缓咒术。
 
    晕的迷迷糊糊的剑士幽幽得转醒,只觉得浑身上下凉飕飕的,当他睁开眼睛,却发现同为自己队友的牧师,正不知廉耻的跨坐在他的腰间,更要命的是,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何时被扒的干干净净!
 
    “你…你要干嘛!!”剑士难以置信的瞪着那个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牧师,惊恐的看着牧师脸上那邪恶无比的笑容。
 
    “嘿嘿…”牧师平凡的脸上露出了无比奸诈的笑意,他妩媚的伸手在剑士胸前摸了一把。
 
    “啊啊啊!!!”剑士立刻惨叫。
 
    沈炎萧默默的坐在一旁,看着已经被制幻控制住的牧师如同一只发情的野兽一样,对着身下的剑士上下其手。
 
    剑士吓得嗷嗷直叫,奈何四肢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无比,累了半天,也没能将身上的牧师推开。
 
    眼看着牧师的爪子即将朝着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摸去,悲愤不已的剑士干脆吓的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沈炎萧无趣的踢了一脚晕过去的剑士,随即解除了牧师身上的制幻。
 
    牧师在经历过两个组合咒术的折腾之后,立刻倒在剑士身上昏死过去。
 
    直到下午,四个睡包了的禽兽,终于懒洋洋的从草地上坐了起来。
 
    可是当他们做起来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两个衣不蔽体的少年不知羞耻的抱在一起躺着睡着了。
 
    四个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小珏…这是怎么回事…”唐纳治颤抖的指着那两个抱在一起的大老爷们,他不过睡了一觉,怎么一起来就看到一幅活****!
 
    “我不知道,我也是刚醒…”沈炎萧耸耸肩,一脸“我很无辜,与我无关”的表情。
 
    “嗷!难道我们学校的学生如今已经这么奔放了!居然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做出这样苟且的事情!”唐纳治捂着脸不忍直视。
 
 第164章 关门打狗(1)
 
    唐纳治一边感叹着世风日下,一边意犹未尽的近距离观赏那两个“你侬我侬”的学生。
 
    直到严雨脸色发青的将他从那两个学生身边拖走,他才有些遗憾的收回视线。
 
    “话说,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沈炎萧将地上的二十五枚徽章,连同另外那两个蠢货的徽章一起装进了自己的纳戒中,摆出一副“这些是我的,你们不要想了”的架势出来。
 
    齐夏哭笑不得的看着某个小家伙的表情,笑着道:“还能有什么打算,当然是进行测试了。”
 
    杨昔点了点头道:“之前被不少蠢货落井下石,是时候一一找出来算账了。”
 
    沈炎萧远目,她依稀记得那二十五个被齐夏冻成冰疙瘩的少年们躺在地上的情景,不知道他们现在化冻了木有!!
 
    “哈!早就想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唐纳治摩拳擦掌,大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沈炎萧轻描淡写的瞥了他一眼,淡定道:“你想用药剂瓶砸死他们?”
 
    作为一个药剂师新生,他是想用药剂瓶砸死他们,还是想拿药剂书籍拍死他们?
 
    唐纳治瞬间就焉了,他委屈的看了一眼毒舌的沈炎萧,默默的蹲到一旁画圈圈。
 
    明明他们才是同寝室的好基友,为什么沈珏打击起他来一点也不心慈手软!
 
    木有情,这果断木有情啊!
 
    齐夏拎起满脸委屈的唐纳治,招呼上其他人,正式进入暗夜森林的深处,进行他们那惨无人道的报复行动。
 
    沈炎萧作为药剂师分院的新生,连同唐纳治开始了他们打酱油的光辉岁月。
 
    而沈炎萧也终于意识到,什么叫做蝗虫过境寸草不生了!
 
    这三个禽兽也太凶残了点!
 
    一路上,齐夏他们不论遇到那一支队伍,直接是一个冰雪天地砸过去,瞬间将还摸不着头脑的五个人冻成了冰疙瘩,摸完徽章,立刻闪人,根本不考虑那些被冻住的学生们会不会就那样被冻到测验结束。
 
    败的毫无悬念。
 
    沈炎萧他们这支超级小队,如同一个推土机,一路横扫整个暗夜森林,偶尔遇到几个漏网之鱼,也被严雨一个束缚术困在原地,等着被齐夏用火焰弹烤熟,或者被杨昔一盾牌砸晕。
 
    明明是最没有攻击性的牧师,可是严雨的束缚术却是被他发挥到了极致,只要是被他看到的人,就绝对逃不过束缚术的亲密接触。
 
 第165章 关门打狗(2)
 
    一路上,莫要说任何一支队伍了,就连行动最迅捷的弓手,都没有成功溜掉一个,短短半天的时间,沈炎萧纳戒里的徽章已经达到了一百枚之多!
 
    而终于能够施展手脚的三个人却完全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他们开始从各个区域分头寻找那些曾经追击过他们的学生,很快那些曾经追击过他们的学生,就被他们这群如狼似虎的家伙从四面八方赶到了一起,一群抱头鼠窜的学生看到了其他同病相怜的队伍,立刻燃起了革命战友般的热血,嗷嗷叫的要团结起来反抗那三个人残暴的行为。
 
    然而在绝对的暴力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纸老虎。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