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根据徽章的数量对你们的成绩进行统计

“没本事还抢什么第一名,要不是当年那人半途退学,就凭曹旭能坐上咱们分院第一名的宝座?别逗了。”
 
    “谁说不是呢,要是那个人还在的话,我们也不会这么没面子。”
 
    “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
 
    好不遮掩的鄙夷之声,传入了曹旭的耳中,他狠狠的咬着牙根,瞪着那几个自他帐篷前走过的学生。他就知
    灵越神情复杂的看了看唐纳治和沈炎萧,虽然心中的怀疑还未消除,但是已经少了许多,毕竟他自己都无法相信这世上会有年仅十三岁就成为中级术士的天才,若当真如此,岂不是比他们的院长欧阳环宇更加强大?
 
    “不愧是玄武世家的少爷,这两年你倒是没有白白荒废。”灵越赞许唐纳治的成就,算是暂且相信了他们的说辞。
 
    唐纳治得意一笑,挺着胸脯好不心虚的接受着赞美。
 
    “你们将抢夺来的徽章留下,只保留属于你们自己的便可,我们会根据徽章的数量对你们的成绩进行统计。”灵越道。
 
    沈炎萧五人依言将各自的徽章,分别放在了五个银盘之中,交付完毕之后,灵越又嘱咐了几人几句,便让他们离开了帐篷。
 
    “你们觉得如何?”在五人离开之后,灵越看向帐篷里其他的几位导师。
 
    那些装作在看书的导师们早就竖起耳朵将五人所说的话都听在了耳朵了,现在帐篷里没有外人,他们也就不必继续假装了。
 
    “他们的话可信度还是很高的。”一名导师放下手中的书籍,看向灵越道:“虽然这次的解药配方难度不小,但是我们也知道唐纳治确实是为了考入药剂师分院备战已久,那份药剂虽然有些复杂,但是也并非什么稀罕物,如果说他曾经的老师教过他类似的配方也说的通。”
 
    灵越没有说话,他看向一旁的康斯和纳肯,这次的测验只有他们两人负责的小队遭到了术士的袭击,对于调查术士一事他们两有一定的话语权。
 
    康斯站在会议桌前,翻看着沈炎萧取下的那些徽章,片刻之后他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四盘徽章上。
 
    “我没有在这五份战利品中发现魔法共鸣。”每个导师在徽章上留下的感应魔法,都会在靠近的时候产生共鸣,而康斯已经一一查验过这些徽章,却没有感受到一丝熟悉的魔法波动。
 
    很明显,曹旭那一队的徽章,并没有在这些徽章之中。
 
    纳肯也走了过来,照着康斯的方法又检查了一遍,结果和康斯相同。
 
    “灵越导师,你难道是怀疑那个叫沈珏的学生?”纳肯察觉到从齐夏他们那一队进屋之后,灵越的注意力明显是放在了那名叫做沈珏的小学生上。
 
    灵越点了点头。
 
    “我之前确实觉得这些人里她的嫌疑最大,毕竟这一队里只有两名药剂师,唐纳治身为玄武世家的少爷,是断然不可能沾染术士的,其他三个人也是一样,倒是那个沈珏,只是朱雀世家分家的成员,若是要偷偷学习术士也不是不可能。”不是灵越太多疑,而是因为沈炎萧这队是整个学院之中第一个配置出解药的队伍,而他们队伍里也正好是三个人需要解药,与丢失的解药数量相同。
 
    康斯微微皱眉,他有些不确定道:“可是她才十三岁,就算她的嫌疑最大,可是她也绝对不可能在这么年幼的时候,就成为中级术士。”
 
 第174章 法神(2)
 
    中级术士的水平等同于中级魔法师,就算是在他们整个魔法师分院里,也找不出一个能在十三岁就到达中级魔法师水平的人,就连那个深藏不漏的齐夏,也是到了十四岁才踏入了中级魔法师的门槛。
 
    要知道,齐夏在魔法师上的天赋可以说是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其天赋几乎可以和欧阳环宇比肩。
 
    而且术士的提升上,比魔法师更加困难。
 
    如果是沈珏十三岁就成为了中级术士,那岂不是比欧阳环宇还要可怕?
 
    那只怕就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那根本就是个变态!
 
    灵越轻笑一声。
 
    “可能是我多想了,只是根据各个信息来看,她的可能信最大,不过年级上确实有些不符。”十三岁的中级术士?说出去只怕根本就不会有一个人相信。
 
    “继续看看吧,你们注意检查后面写学生交上来的徽章,看看有没有线索。”除了解药之外,那十枚徽章的去处也是一个关键。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