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徽章已经丢了他们这一队并没有发现

- 编辑:admin -

自己的徽章已经丢了他们这一队并没有发现

因为光芒大陆各个势力的强势打压,术士几乎死绝,残存的那些大多都成为了反抗光明大陆各个势力的黑暗组织。如果说在暗夜森林里,当真藏了一名术士的话,那么那些留在暗夜森林里进行测验的学生就危险了!
 
    术士很有可能为了报复龙轩帝国,而伤害这群学生!
 
    林可根本弄不清楚现在的情况,他只能不明所以的按照纳肯的吩咐将三瓶解药连同那四名女同学的衣服,一起送到了温泉边上。
 
    一群还摸不着头脑的学生,迷迷糊糊的被纳肯带离了暗夜森林。
 
    刚出暗夜森林,纳肯就立刻带着林可前往了暗夜森林外,圣罗兰学院的驻地。
 
    在驻地之中,已经有几队落败的学生被个子的导师带了回来,他们垂头丧气的坐在帐篷外面。
 
    纳肯带着林可进入了驻地之中最大的一间帐篷,也是圣罗兰学院导师们汇聚的地方。
 
    纳肯刚一进帐篷,就注意到了帐篷里还有几名导师,他们神色凝重的围坐在长桌前,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纳肯,你回来了。”其中一名年纪稍长的导师看到纳肯之后打了声招呼,随即目光又落在了林可的身上。“这位同学受了伤?那你带他去一旁的医疗所就可以了。”
 
    纳肯忙道:“不!我不是要带他致伤,而是我在他身体里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所以这才将他带了过来。”
 
    “什么奇怪的东西?”纳肯的话引起了在场导师的注意。
 
    “我之前去接他们这一组的时候,发现这名学生有些异常,随后又用魔力在他的身体中探知了一番,却发现在他的神经之中,残存着一些带有侵蚀性的魔力碎片。”纳肯开口道。
 
    “什么!”早已归来的康斯惊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纳肯,你确定你没有感知错?”年长的导师谨慎的又问了一遍。
 
 第147章 术士(3)
 
    “我确定!”纳肯坚定的点了点头。
 
    年长的导师立刻皱起眉头,他对一旁紧张不已的林可道:“这位同学,你先回去吧。”
 
    林可紧张的点了点头,僵硬的从帐篷里离开。
 
    他根本就不知道纳肯导师为什么会说他有些异常,更让他担心的是纳肯导师刚才说他的神经里有侵蚀性的魔力碎片,他不会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吧!
 
    林可打定主意先去一趟医疗所,他不要英年早逝啊!他还没有和女同学做过羞羞的事情,他不要死啊!
 
    待到林可离开之后,年长的导师立刻就对纳肯道:“你说的情况,并不是特例,刚才康斯也来同我们说,他手下负责的那支小队中,也有名学生的身体里残存着魔力碎片。”
 
    “什么?”纳肯愣住了,难道说他猜想的那个术士,真的已经开始对其他学生下手了?
 
    “康斯,你来说。”
 
    康斯看着紧张的纳肯,谨慎的开口:“我负责的队伍实力是这次所有队伍之中的,最强的两队之一。可是他们却在昨天夜里就失去了所有的徽章,我之前就觉得有些奇怪,这队里虽然剑士分院的曹旭冲动自大了一些,但是弓手分院的孟一恒和药剂师分院的上官萧却都是十分小心谨慎的学生,可是他们却是第一支在测验之中失败的队伍。”
 
    纳肯张了张嘴,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早在刚刚分完组,测验还没开始的时候,他们这群导师们就已经对各个小组进行过了评估,这次测验之中最强的两组,一个是由魔法师分院第一名齐夏、牧师分院第一名严雨、骑士分院第一名杨昔和两个药剂师分院的新生组成的队伍,一个就是由剑士分院第一名曹旭、弓手分院第一名孟一恒、药剂师分院第一名上官萧、牧师分院第二名钱珊妮以及在魔法师分院位列前十之内的李想组成的队伍。
 
    就实力而言,这两支队伍可以说是不相上下,纳肯自己就是魔法师分院的导师,自然知道齐夏作为一名魔法师的天赋有多么的恐怖,以他在魔法师的天分,足以甩开第二名一大截的程度。
 
    不过齐夏这队却带了两个拖油瓶,那两个药剂师新生实在是没什么大用处。
 
    倒是有上官萧的这队,胜算更大一些,毕竟药剂师分院第一名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就连药剂师分院的导师们都十分肯定,上官萧将会是第一个配制出解药的学生。
 
    所以,两队相比较而言,曹旭这队更要强上些许。
 
    可是这么一支被所有人都认可的最强支队,尽然是整个测试之中第一个被淘汰出局的,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虽然有些奇怪他们为何会这么快落败,但是按照规矩,我还是去街他们回来了。可是在我去的时候,却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康斯回想着自己带曹旭这一队人回来的时候,队伍里的其他四个人几乎一致在指责曹旭的错失,并且说他们的徽章之所以丢失全都是因为曹旭。
 
    而曹旭本人却是一再的反驳四个人的指责。
 
 第148章 术士(4)
 
    从曹旭当时激动的反应和暴躁的神色可以看出来,他并没有说谎。
 
    “我曾不经意的询问过孟一恒他们,他们这组的徽章究竟是怎么丢的,除了曹旭之外,其他四个人的说法一致,都说是曹旭半夜把他们叫起来,让他们将徽章交给他保管,结果早上醒来的时候曹旭却把所有的徽章弄丢了。而曹旭则说自己根本没拿过其他人的徽章,昨晚他除了起身方便了一次之外,一直都在睡梦中。”康斯道。
 
    “你是说,有人曾经控制了曹旭,利用他骗取了他们那一队的徽章?”纳肯张了张嘴,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我带林可他们回来的时候,他们这一队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徽章已经丢了,直到我提出来,他们才意识到徽章已经没了,而在这之前,他们队伍里的徽章也是交给我刚才带进来的那个学生保管的。”
 
    康斯负责的队伍和纳肯负责的队伍里发生的事情,出现了惊人的相似,两队所有的徽章,都是在交给一人保管时丢掉的,而更要命的是,这两个负责保管全队徽章的学生身体里,都残留着魔力碎片!
 
    “很明显,这是同一个人所为。”年老的导师忧心忡忡的开口,他们所有人都很清楚,带有侵蚀性的魔力,只可能来源于一个职业——术士!
 
    年老的导师深思了片刻道:“这件事情肯定是要报告给院长的,但是测试的话,暂时还不用停止。”
 
    “为什么?”
 
    “那名术士已经攻击了两支队伍了,万一……”
 
    一群导师们神情激动,虽然同是以修炼魔法为基础,可是跟魔法师比起来,术士永远都属于黑暗。
 
    “你们先别激动,虽然那名术士已经对两名学生下过咒术,可是很明显他们这两名学生的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伤势,这说明他们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身体的咒术攻击,给他们下咒术的人,只是单纯的想要控制他们的思想,而非伤人,否则这两支队伍只怕已经没人能走得出暗夜森林了。”年老的导师毕竟经历过许多事情,对于术士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恐惧。
 
    “那他到底想做什么?我问过曹旭了,除了徽章之外,他身上并没有丢失任何东西。”康斯有些想不明白。
 
    “那名术士既没有伤害学生,也没有抢夺财物,只是将测试所用的徽章全部拿走,难道说……”康斯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可能,他紧张的盯着年长的导师。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