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从严雨手中的纳戒里拿出了治疗他病的药剂

 然而,唐纳治的怒吼却丝毫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
 
    那群学生在听到他们有人受伤之后,不但没有放慢脚步,反而追的更凶。
 
    “既然有人受伤了,你们还不快点将徽章交出来?”
 
    “受伤了最好,我看他们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大家趁机把这四个人拿下,赶紧把他们淘汰出局。”所有的学生都亢奋起来了,他们期待着自己能够将这组超强的队伍提早的赶出这次的测验,这样一来,即便是测验结束之后,他们也能跟人家说,魔法师分院、骑士分院和牧师分院的第一名也没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被他们打的抱头鼠窜!
 
    而且他们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齐夏等人报复,他们早就打听过了,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不少队伍都已经追击过他们四人,加起来最起码上百人,他们不信齐夏他们四个还能在事后把这上百人一一找出来。
 
    “对了,他们队伍里怎么只有四个人?我记得他们队里还有一个药剂师分院的新生呢?”一个学生有些疑惑的问向同伴。
 
    “谁知道,我们这都追了他们大半天了也没见到那个小子出现,估计要么是和他们四个走散了,要么就是躲到哪里去了,反正那不过是个药剂师分院的新生,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我们只要把齐夏他们赶出测验,根本就不用管那小子在哪。”
 
    这次测试,如果有已经失去徽章的队员想要提前退出,也是可以的。所以他们并不担心另外一个人的行踪,毕竟一个药剂师分院的新生,连药剂师学徒都算不上的小鬼,他们有什么好怕的?
 
    一群学生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齐夏等人面对的攻击有增无减。
 
    “这群家伙,我迟早会揍的他们满地找牙。”唐纳治明显察觉到了攻击的增加,如果不是因为他答应过过自家老头子,他真恨不得上去直接砍死他们这群小兔崽子。
 
    “以后有的是机会。”齐夏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平日里的贵公子如今却泛着强烈的杀意。
 
    严雨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杨昔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呼吸,眼看着前方的林间出现了一个坡度极大的斜坡,杨昔咬牙道:“没办法了,我们直接跳下去,只要能够摆脱这群人,小雨就可以吃药了。”
 
    齐夏和唐纳治当即同意了杨昔的提议,四个人快速的冲到斜坡口上,在身后那群学生震惊的目光下,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他们这是要自寻死路吗!”跟在后面的学生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四个人决绝的背影,匆忙的赶到斜坡处,斜坡之下漆黑一片,他们只能隐约看到四个身影狼狈的下坠,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看着这样陡的坡度,一群学生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这样的陡度,那四个人跳下去,岂不是要受重伤!
 
    黑夜之中,杨昔护着严雨一路顺着斜坡滚下去,齐夏和唐纳治紧随其后,即便是有草地护着,可是地面上的石子却让四个人大吃苦头。
 
 第153章 等死吧小兔崽子们(1)
 
    杨昔和齐夏也顾不得检查身上的伤势,立刻从严雨手中的纳戒里拿出了治疗他病的药剂。
 
    就在他们准备给半昏迷中的严雨喝下药剂的时候,一团光逐渐的从不远处的林间靠近。
 
    “是凝光水晶散发出的光芒,该死的,难道这里还有其他队伍!”唐纳治暗叫不妙,他们刚才已经是孤注一掷了,现在四个人基本上都没有任何的战斗力,这个时候要是再遇到其他队伍,只怕他们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齐夏果断的给严雨灌下药剂,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
 
    看着逐渐靠近的光亮,几个人的心跌倒了谷底。
 
    难道说,他们当真要阴沟里翻船?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